冷酷是借來的外套,好讓我對這個世界不再恐慌

  時間不斷消逝,就像午后一無所獲的拾荒者,回想起空洞的過去。

  有時正午我以為單獨站立,在艷陽全國調整呼吸。

  攬著許多的謊話單獨過活,清晨的盥洗我細心地洗刷,還給他們原有的形狀。

  總算明白旱季究竟挾帶著多么焦慮的口氣,倉促地與我擦身而過而我亦然。

  清晨初陽喚醒夢境,流水潺潺,心情攤成白紙。

  期望,以最隱晦的速度逃走,如一名負罪者,遺忘了憤恨、羞澀和憐惜,以及奢華的睡覺。

  我一人走著,影子有時在前,正告我走得太丑。

  冷酷是借來的外套,好讓我對這個世界不再恐慌。

  創傷逐個脫落,下跌地上統統結成了痂,生根的傷茁壯成為另一個無痛的夢境。

  慢慢駛入城市的月光,照后鏡映射出沒了亮度的街燈,像棵棵枯倒的樹。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